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警示

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孙晓萌

  亲爱的妈妈您好:

  今天爸爸带我和弟弟去任丘城里逛大鼓花会艺术节了。那里人山人海,有敲大鼓的、舞龙灯的、跑旱船的,到处都是欢歌笑语,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可是爸爸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妈妈您知道吗?爸爸担心的是您。本来我们三个已经商量好,想办法把您也叫出来,我们一家四口开开心心逛花会,可是您说什么也不出来,爸爸的苦心劝说您不听,我和弟弟的苦苦哀求您也不听。您冷漠的说我们是带着病毒的撒旦,您要过“灵生活”,永远不会和我们这些被刑罚的人一起出去,妈妈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为什么您还不能清醒呢?

  妈妈您还记得吗?原来的您不是这样。小时候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是您和爸爸每天辛苦干活回来,一家人会围在餐桌边,享用那并不丰盛的晚餐,您和爸爸还会争着给我碗里夹菜。有时间一家人就会到城里逛公园、商场,您抱着弟弟,爸爸领着我,一路都是笑声。有一次因为我淘气,树枝把额头划破了,流了好多血,您心疼的哭了,不由分说背起我边擦眼泪边去找医生,当时的场景我永生难忘。

  妈妈我不相信,为什么您会变的那么快。2011年我在西古贤小学上学了,您也慢慢变了。您不再和爸爸一起去地里干活,也不再去工厂里打工赚钱,每天神神秘秘和咱村的小娟姨一起念念叨叨,用您们的话说是“吃喝神话”、“作见证”。有时还捧着一本厚厚的名字是《话在肉身显现》的书来回翻看,后来我才知道您信了一个名为全能神的邪教组织,为这事爸爸和您没少闹矛盾。但是您振振有词,说是为神在工作,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不加入神的国度,就不会得不到神的拯救。慢慢的您变得很忙,经常外出,由开始的一两天,变成后来的三四天,最后经常是一两个月也见不着您的影子,我和弟弟彻底变成了一个没妈的孩子。

  妈妈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会恨爸爸。记得是2013年的春节,为了让您回心转意,爸爸把姥姥、姥爷都请来了,他们轮流做您的工作,但是没有用。后来爸爸急了,出手打了您。但是您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冷冷的说:“凡是抵挡全能神的人必将会得到神的惩罚”。后来您一走就是几个月,爸爸急了,他怕您出事儿,怕您再也不会回来,托亲戚朋友四处打听,最后多亏警察叔叔的帮助,在高阳县把您找了回来,当时我和弟弟高兴坏了。但是您回来后就和爸爸大吵了一架,说都是因为爸爸警察才找了去,害的神不信任她了,不允许她再做“交通”了。妈妈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您们的“神”会怕警察,难道他干了什么坏事吗?

  妈妈醒醒吧!爸爸、弟弟还有我离不开您。您回来后,虽然不再出门,但是每天大部分时间还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看书、看MP4,沉醉在那虚无缥缈的“神的国度”中不能自拔,对我们这个家不闻不问,对爸爸、弟弟和我也横眉冷目。经过这几年的折腾爸爸很失望,他几次问我如果他们离婚我会怎么想。我很害怕,怕这个家不知什么时候会分崩离析,怕我们会彻底失去妈妈。妈妈您好好想想,您讲的那些神奇的“见证”有几个能证明是真的?全能的神拯救了谁?他只会把您们往犯罪的路上推,招远血案制造者张立东、张帆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妈妈您赶快醒醒吧,不要再被邪恶的全能神控制,我和弟弟做梦都在盼望那个疼我们、怜我们、爱我们的妈妈重新回到身边。

  您的女儿 孙晓萌

  2017年2月9日

【责任编辑:吴恬】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安迪·沃霍尔 马云“中国馆”
安迪·沃霍尔 马云“中国馆”
把商业与艺术之间画一个等号,恐怕立刻要激...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