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三亿元《六龙图》到底有何奥秘?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1日   文章来源:新快报   作者:潘玮倩

   

  ■陈容 云龙图 广东省博物馆藏

  仿佛一夜之间,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南宋有一位陈容,最能画龙。

  画史记载,作画之前他常常独处院中,默坐潜想,于混茫间与神物相会,然后把自己灌醉,甚至取下头巾蘸墨,放笔游走,然后,龙便在画布上诞生了。不知当时天空有没有配合着来点电闪雷鸣。

  将近800年后的今天,陈容笔下的龙,则确确实实在人间掀起了惊涛——2017年3月15日晚,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专场上,陈容的《六龙图》,一开拍就被从100万美元直接叫到1000万美元,后面的加价速度极快,16分钟后就被以4350万美元敲下,加上佣金共计4896.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亿元。

  3.4亿元,这绝不是出乎意料的价位,行内对此画一直保持高度关注,当天进场竞拍的人数几近爆棚。至于此前公布的估价:120万-180万美元,很多人直言“这价开得像闹着玩似的”。

  《六龙图》为何这么厉害?或者应该问,陈容为何这么厉害?

  广东省博物馆也藏有一幅他的巨幅杰作,你又知不知道?

  杰壮奇诡,存世量少

  活跃于公元1235年前后的陈容,字公储,号所翁,福唐(即福清)人,一说长乐人,“才气过人,诗文豪放;长章巨篇,杰壮奇诡”。业内评论认为,“陈容的墨龙图一出,便被世人认可而成为龙的定型,成为后人画龙的典范”。龙的形象古已入画,但直到宋代才开始佳作频现,高手不断,而陈容更是佼佼者,在宋理宗当朝时就已非常出名,时人都以能拥有一幅“所翁龙”为荣。据说,“以巧取豪夺而著称的奸臣宰相贾似道,一世搜刮金银珠宝,也至死未能讨到其中一幅”。

  陈容作品存世量极少,据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2015年的研究数据表明,海内外所藏署款为陈容画龙作品者共有22件,其中海外所藏11件,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所藏11件,此外还有两件书法作品传世,在以上24件署款为陈容的书画中,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主要有张珩、启功、徐邦达、谢稚柳、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苏庚春等)鉴定为真迹、无可争议的作品为广东省博物馆藏《云龙图》(编者注:也有人称《墨龙图》)、中国美术馆藏《云龙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墨龙图卷》和《行书自书诗卷》。

  而这次以3亿元成交的《六龙图》(包括同批的其他5件拍品)也是流传有序,据佳士得中国书画部主管江炳强透露:“这6件石渠宝笈作品应该都是宫廷里流出来的,并且由醇亲王亲自经手。虽然没有皇宫的盒子盛放,但每件具备的宫廷包装仍能识别尊贵身份,其中一件还在包装的绢布上写有陈容的名字及画作的品名。我曾将6件作品跟《石渠宝笈》的记载做了核对,这几件作品多收录在《石渠宝笈初编》中。《初编》成书于乾隆十年(1745年),比较早,所以对其纪录往往是画作当时的状态。但这些作品上面的题跋和印章有的是乾隆六十几年、七十几年时再题写或再钤盖的,个别印章甚至是乾隆当了太上皇之后才盖上去的,所以可以想象,这批东西应该是乾隆比较喜欢的。因此没有理由认为可能有民国作伪之嫌。”这6件作品还配有原始收据,由醇亲王的管家在民国四年书写。

  实处严谨,虚处潇洒

  “云蒸雨飞、天垂海立、腾骧夭骄、幽怪潜见”,后人常这样赞美陈容所画之龙。他“往往多用渴笔,苍老取势,水与山石则诸法并用,或泼墨,或喷水,或巾涂手抹,或烘染,以达到动静对比、干湿互用、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张瑞彬语)”。其画,墨色不大浓重,多用信手涂抹造成氤氲浸润的感觉,层层加染增添浑厚的质感,然后用细致笔锋清晰勾勒出龙首、龙爪和龙目等彰显精气神之处,“于实处极现严谨,于虚处又见潇洒(刘新岗语)”。

  季涛在向古代书画鉴藏家朱绍良问起对《六龙图》的看法时,后者曾说道:“陈容擅长画龙,就像现代画家傅抱石一样在往往醉后,信手作画,即刻展现腾飞的龙在纸绢上。陈容画龙忽隐忽现,似闻其声,如见其形,且泼墨再用清水处理后成云,喷水化雾。宋代画龙特点:龙头呈立体感,无毛,龙身没有曲折,四腿肥硕,爪分四指张开,无肘毛、尾鬣,尾巴为蛇尾状。佳士得所上拍的陈容《六龙图》,正是体现了宋代画龙的特点,也符合陈容的笔墨风格。”

  龙望西北,抒发胸臆

  “所翁龙”的诞生自有其天时地利人和。南宋是中国画龙艺术史上的转折期,也是十分重要的承上启下时期,无锡博物馆的谈福兴曾撰文介绍:“由于‘南渡偏安’,后人们的思想渐趋自由活跃,一些知识分子乃至士大夫的民族忧患意识日趋强烈,因此人们自然而然地以中华民族的象征——龙之形象来宣泄自己的情感,并以龙之非凡的气势和神行变化无常,来寓示自己远大的理想和精神追求。”

  丰富的想象力和“醉余大叫,脱巾濡墨”的魄力,使得陈容画龙获得了空前成就,但我们不能忽视当时社会的物质基础:第一是宋代纸墨的改进,使水墨性能取得高度融合的效果,适合于表现这种“云雾迷漫,若隐若现”的景物;其次是由于当时山水画中的“米氏云山”、人物画中石恪的写意人物盛行一时,泼墨这种技法已经达到了成熟的阶段,这些都给陈容的创作提供了坚实保障(苏庚春《中国古代绘画艺术辑略》)。

  而“所翁龙”所表现的,除了技艺,更重要的是绘者的情思、是通过笔墨所抒发的胸臆。生于南宋,遥望北方,时人忆起故土总会升起惋惜和愤懑的交集。陈容笔下的不少龙,其行走方向几乎都是西北,这是因为宋王朝所丧失的国土是在西北之故。在广东省博物馆藏《云龙图》右下角,作者就自题一诗,旗帜鲜明地显示了自己的政治立场:“扶河汉,触华嵩;普厥施,收成功;骑元气,游太空。”

  以龙形和诗句来表现抱负,这一点从元代虞集《道园学古录》所题陈容画龙的一段话可予佐释:“君子受民社之寄,岂以弄戏翰墨为能事哉!其必有托兴者矣。吾闻君子之治乎斯民也,作而新之,如震斯惊,时而化之,如泽斯溥,于以致雷雨满盈之功,于以成天地变化之造。是故勇以发至仁之心,诚以通至神之迹,则善体物者矣。欲观龙之所以为龙,陈侯之所以妙,试以此求之也乎!”由此可见,陈容画龙,确应有以“至神之迹”表现“至仁之心”的意旨(刘新岗语)。

  至神之迹说的就是他的画了。龙是神物,而画龙的陈容,在后世的流传之中,作画过程也越来越神。如前所述的“泼墨成云,噀水成雾,醉余大叫,脱中濡墨”,又如画史所载的“抬来两坛青红酒,门外拴条粗铁链”的“闭门邀龙”之举,也许真有其事,也许全凭想象,但是,我们相信,身处南宋时空中的陈容,举笔勾勒之时,内心必定清醒而警觉,在看似非理性的激情之下,皆有意指。那可能,就是“至仁之心”吧。

  (本文部分文字引自刘新岗《南宋陈容<云龙图>探析》、朱万章《陈容画龙研究补证》、张瑞彬《一个被忽略的天才巨匠》、谈福兴《老笔纵横 舒英吐葩——南宋陈容其人其事》)

【责任编辑:吴恬】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尚古的巧生炉:养鼻之道 巧生虹烟
尚古的巧生炉:养鼻之道 巧生虹烟
香道,是指呼吸着去享受香气、养身健体,于...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