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当中国甲骨文与古埃及《亡灵书》相遇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7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埃及与中国同为文明古国,两国文明皆由大河孕育,源远而流长。比如,当甲骨文与古埃及文字相遇时,会有什么样的”对话“?

  2017年7月6日,由上海博物馆和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合作举办的“中国和埃及:世界的摇篮”在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下属的新博物馆开幕。上海博物馆和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开创性地将中国和埃及两种文明的文物系统陈列在一起,开展了一次“长时段、多维度、深层次”的跨时空文明对话。同时也为德国观众提供了一扇了解中国和埃及古代文明的窗口。

  此次展览与时下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大英博物馆百物展”在策展理念上有着共通之处,以相互对比的视角重新审视人类创造的丰富历史,领略其中蕴含的人文精神。

  此次展览分为“文字”、“统治”、“信仰”、“日常生活”和“葬仪”五个部分,时间跨度从公元前2400年到公元四世纪。

  第一部分

  “文字”

  文字的出现令思想可见,使历史的流传更为有序,人类由此踏上文明的进阶。世界上最早的文字出现在两河流域、古代埃及和中国。

  上古时代的中国人就地取材,以兽骨、龟甲、竹木简为书写材料,偶尔也使用昂贵的绢帛。汉字体系成型的时代虽然相对较晚,但却是古文明中唯一仍在使用的“活文字”。在商晚期的一件刻辞牛胛骨上,记录了一次商王占卜过程,这也是中国最早的车祸记载之一。

  古埃及文字与汉字类似,同样也经历了从图符逐渐演化为复杂体系的过程,莎草纸则是古埃及理想的书写介质。托勒密时代的《亡灵书》长逾4米,以图画和咒语构成,当时的人希望通过它来帮助亡者找到通往来世的道路。

  第二部分

  “统治”

  为了向德国观众更好地展示早期中国文明,上海博物馆参展的展品中,有多件是首度走出国门。在“统治”这一部分,上博展出了“越王者旨於睗剑”,这是战国早期(公元前 475 年 - 前4 世纪中叶)著名的一柄青铜剑, 剑上的鸟书铭文记载了它是越王勾践之子“者旨於睗”的随身佩剑。

  展览中的这尊古埃及王后像对应的人物身份尚不能确定,但她具备“阿蒙神之妻”的王权特征。王后右手持拂尘式权杖,额前可见两条眼镜蛇,头戴象征神性的哈索尔王冠。

  第三部分

  “信仰”

  原始崇拜大多出于对宇宙自然或未知力量的恐惧。上古时期中国的信仰与宗教为多神崇拜,氏族首领及巫师被认为具有沟通天地神灵的能力,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四灵形象深入人心,以龙、凤为代表的图腾或神兽,也以直观的形象存在于民众生活中。

  与其他众多文化一样,古埃及也同样信奉神创造并主宰世界,对古埃及人而言,这种普遍的信仰观念体现在无数的神庙和宗教节庆中,众神灵各司其职,神的力量无所不在。

  第四部分

  “日常生活”

  在“日常生活”部分,商代晚期的“戈”鸮卣是一件深受观众喜爱的青铜器。

  鸮,也就是猫头鹰,这件器物整体由一对相背而立的鸮形巧妙地结合而成,上部有绳索形的提梁,器内壁铸有一个铭文“戈”,这是器主的氏族名称。从正面看,器物就像一个正在跳绳的猫头鹰,颇为可爱,展现了中国古人的艺术造诣和生活情趣。

【责任编辑:】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全球最大的街头艺术博物馆重回舞台
全球最大的街头艺术博物馆重回舞台
在这城市尚被分为东德和西德两部分时,早期...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