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2018 领略维也纳的“反叛与激情”

时间:2018年02月12日 11:20文章来源:画廊杂志 新闻热线:0791-88888888

  “维也纳现代主义2018”的宣传海报竟然在英国和德国遭到审查那么,“维也纳现代主义2018”大展到底讲的是什么?

   

  图为隐私部位处理后的海报,写着“对不起,对100年后的今天来说,它还是太大胆,致艺术自由。

  维也纳旅游局的发言人海伦娜·哈特劳尔表示,伦敦交通局拒绝将海报贴入地铁站,认为其内容“影响公众风化”。在今天风卷全球的反性侵运动下,这一话题尤其敏感,100多年前的埃贡·席勒被视作一个诱骗未成年人做裸体模特的罪犯。

  面对这些指控,维也纳这厢挑衅地拿出新标语挡住女性私密部位,写着“对不起,对100年后的今天来说,它还是太大胆。致艺术自由。”(Sorry, 100 years old,but still daring today, To Art Its Freedom),也算是呼应“根据地“分离派展览馆入口上的那句格言:每个时代有它自己的艺术,艺术有它的自由。

   

  “如果只有一天的时间相爱,我希望它发生在维也纳。”19世界末20世纪初,艺术史进入一个快速更迭的时代,这时的艺术重镇不仅发生在英国,法国,还有这个充满叛逆意味的艺术之都——维也纳。

  2018年初,维也纳街头飘满了黑条白纹的斑马旗,上面用德语写着“维也纳现代主2018”,并加注四个名字:克里姆特、席勒、瓦格纳、莫塞尔。

   

  奥地利旅游局为2018年四位国宝艺术家大展计划

  克里姆特、席勒、瓦格纳、莫塞尔这四位分离派核心成员,均被1918年那场席卷欧洲的西班牙流感夺去生命。因此,2018年也可以说是维也纳现代主义死亡一百周年祭,以四人作品为主角的“美丽与深渊”(Beauty and the Abyss)特展活动、旅游线路主题和学术研讨活动,密布于城内各家美术馆。全城飘扬的斑马旗帜花纹,灵感来源于奥托·瓦格纳得意门生、产品设计师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他在1912年设计了一整套斑马纹路的系列酒杯。

  “维也纳现代派2018”主要展览

  1月18日-6月10日,“1900年前后的维也纳:克里姆特-莫塞尔-盖斯特尔-科科什卡”,列奥波多博物馆

  2月7日-4月22日,“克里姆特的魔幻花园,VR体验“,实用艺术博物馆(MAK)

  2月13日-9月2日,“通往克里姆特的阶梯:克里姆特之桥&《真相》特展”,艺术史博物馆

  2月22日-10月7日,“维也纳现代主义,新音乐世代”,声音博物馆

  2月23日-11月4日,“埃贡.席勒,表现主义与诗意“,列奥波多博物馆

  3月15日-10月7日,“奥托.瓦格纳”,维也纳博物馆

  3月21日-10月7日,“瓦格纳、霍夫曼以及维也纳家具设计”,帝国家具收藏馆

  3月22日-8月26日,”克里姆特不是终结,而是中欧的觉醒“,美景宫美术馆

  5月30日-9月30日,“后奥托.瓦格纳,从邮储大楼到后现代主义”,实用艺术博物馆

  7月13日-10月29日,“Ora夫人,把我变美吧,1907到1957女性的肖像摄影”,列奥波多博物馆

  10月19日-2019年2月17日,“埃贡.席勒,收藏之路”,美景宫美术馆

  12月19日-2019年4月22日,“科罗曼·莫塞尔,克里姆特和霍夫曼之间的艺术家”,实用艺术博物馆

  1897年成立的分离派(Secession)在艺术创作各领域,都尽可能地离经叛道。连世纪之交革命性风格的新艺术(Art Nouveau),都被分离派成员们所不齿,分离派艺术家埃贡·席勒、克里姆特、科柯施卡早就把自己和各自缪斯女神的身体,当作自我表达的试验田。

   

  分离派展览馆

   

  分离派会馆最具标志性的就是它那由2500片黄金树叶和300颗黄金果实组成的穹顶

   

  维也纳处处可以看到分离派的影子:维也纳的老式地铁站就是分离派风格的建筑

  分离派与艺术革新派的差异在于:艺术革新派强调非几何的曲线,分离派强调直线与简单的几何曲线。能在建筑中获得分离派的艺术观,在那个年代建筑从来离不开艺术。

   

   

  维也纳分离派的建筑

   

   

  维也纳分离派风格的海报

  1970年代维也纳行动派,裸体、血腥和暴力更是不加节制地在一场场艺术行为中,以最为挑衅的方式释放出来。维也纳现代派所追求的“分离的自由”,对于女性到底是不是有罪的凝视?

   

  席勒的画作《斜靠着的女人》拍出了234.5万欧元

   

  《格璐德·勒弗肖像》,克里姆特 2015年6月24日在伦敦苏富比以2480万英镑成交

  2005年,列奥波多博物馆举办席勒的展览“赤裸的真实”,这是一场面对面的赤裸。观众们赤裸或者半赤裸地穿梭在展厅中,观赏席勒和克里姆特、柯科斯卡等的作品。

  2012年是克里姆特诞辰150周年,在这一年,维也纳的多个美术馆举办了纪念特展。著名的艺术出版商Taschen也出了纪念图录,“a complete catalog of his paintings”。

   

  百周年看啥?

  艺术史博物馆在克里姆特诞辰150周年(2012)时,曾于中庭上空12米处,搭出一座“克里姆特桥“,让参观者可以在圆柱和拱廊间,与艺术家的13幅画作面面相觑。今年2月到9月,除重新架桥外,克里姆特一幅巨大尺寸的女性裸体全身画《真相》(Nuda Veritas),也将呈现于于众多古希腊和古罗马艺术品之间。

  美景宫美术馆,一直就是克里姆特、埃贡.席勒和莫塞尔作品的重要展示处。整个现代主义运动中最标志性的作品《吻》,早已遍布全城各家旅游纪念品商店。体现席勒与情人模特维拉妮相爱相残的《死神与少女》,也是馆里最高亮的作品。借着百周年契机,美术馆重新梳理历史,从王朝即将覆灭,到战火灰烬中新出现国度的艺术演进过程,为展命名”克里姆特不是终结,而是中欧的觉醒“(3月22日-8月26日)。

   

  《死神与少女》,席勒作品

  拥有最丰富席勒作品的,是聚焦现当代艺术的列奥波多博物馆。从今年2月23日到11月4日,“埃贡·席勒,表现主义与诗意“展览中,与其相关的馆藏作品,被第一次配上了反映其激情人生的诗歌、文献、照片和个人物品,以深入探索作品中隐藏着的天才文学性。在几乎所有游客必打卡的博物馆美术馆中,科罗曼·莫塞尔的作品都置身于克里姆特和席勒巨大的阴影下,似乎成了可有可无而只是沾了百年祭光芒的配角。

   

  馆藏于维也纳博物馆的奥托.瓦格纳的城市设计手稿

  奥托.瓦格纳,作为“世界之都建造师”,他的设计草稿、模型和素描,将在今年3月15日到10月7日间,进驻到卡尔广场上不太人为所知的维也纳博物馆。

   

  分离派代表人物瓦格纳设计的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的装饰

  他重要的室内设计,则摆在了帝国家具收藏馆。如长满铆钉的邮政储蓄银行,以及U4和U6两条重要地铁线上的8个车站。19世纪末的这些站点,至今依然是维也纳重要的交通枢纽。每年轨道交通运载着9.54亿乘客,经过瓦格纳建造的车站。

   

  奥托.瓦格纳设计的卡尔广场地铁站

  瓦格纳的学生约瑟夫·霍夫曼联合科罗曼·莫塞尔,创办了“维也纳工作室“,将前卫艺术引入实用的生活领域,并反过来影响艺术创作。克里姆特就曾将莫塞尔设计的项链,相赠予自己最长久的缪斯伴侣,《吻》的主人公艾蜜莉·芙洛格(Emilie Floge),在2016年的多禄泰拍卖会中,项链以19.82万欧元的价格易手。在维也纳著名的列奥波多博物馆、阿尔贝蒂娜博物馆以及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简称KMH)也都能够见到珍藏的克里姆特作品。2018年,这三家在奥地利占据重要位置的博物馆策划了一些特展,以此纪念克里姆特逝世百年。

【责任编辑:吴恬】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举报电话:0791-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