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 国学讲堂

“艺考”像流水线有意义吗?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1日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周丽婷 钟玲

  随着各大艺术院校艺考成绩的公布,一年一度的“艺考季”已渐近尾声。但在此期间,艺考竞争的残酷、“童星”艺考生的动向等等也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艺考,作为通往娱乐圈的“捷径”似乎越来越受青睐,而由艺考所引发的一切,也值得反思。

  这个周末,我的一个朋友被拉去做艺考的评委。南方一地级市示范学校,到河北省招考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该学校是由专科升为本科的二本院校。与朋友聊天中获悉,近几年每年春节前后,这个学校都要来北方招收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说北方人普通话标准。此言不虚,毕竟河北省滦平县是普通话的发源地。

  考试从上午8点半就开始了,朋友在椅子上坐了几乎一天,考评了191个学生。据了解,当天的应考分7个考场,报考的学生达到1200多人,而该学校今年在河北的计划招生数是10名。

  尽管是极度劳累的一天,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朋友,丝毫不敢马虎,因为对于这些莘莘学子来说,这是他们生命旅途中重要的一步。朋友以发现千里马的伯乐精神,认真考量每个学生。然而,这一天下来,朋友却感慨:让你眼前一亮、让你“怦然心动”的少之又少,几乎是“百人一面”,就像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套路都是一样一样的,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种感觉并非孤例,事后朋友和几个评委交流,大家都是一样的感受。

  这所学校的考试设置分四个方面:形体气质、播读新闻稿件、对新闻稿件即兴评述,才艺展示。四个环节下来时间很短,但是也可管窥出孩子们的水平如何。

  让朋友和其他评委产生同样的感受的,主要就在后边两个环节。先说才艺展示,近200个学生大多是女生。女生中除了一个唱豫剧、一个跳伦巴的,可以看出是自己有这方面爱好,从小就进行过相关的训练外,剩下的几乎都是唱歌和跳舞。跳舞十个里有九个是相同的,大多都是傣族舞,开场的架势、简单的几个动作都是一样,只不过有些柔软有些僵硬。而选择唱歌的,好多都拿着小吉他,简单地拨拉两下,唱一首快歌,一看就知道是“临时抱佛脚”。

  再说新闻即兴评述。考生根据自己抽到的简短新闻进行述评。同样,学生们都在按照一个模式进行:先陈述自己的立场,再旁征自身的例子或看过的类似的新闻报道,再说自己的看法。这样的套路也许没错,但是孩子们说着说着就偏离话题收不回来,说不到点上。更主要的是你感觉不到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感觉到的是他们都想照着模式走,却乱了阵脚。

  一天下来,让朋友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个学生。他的评述有新意,有自己的想法,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进行的。而大多数人连开场白都一样,狄更斯《双城记》开头的那段话“这是一个好的时代,这是一个坏的时代”就被不止一个学生引用。

  除了这两项,朋友还发现:女孩子里有很多做了做了双眼皮这样的面部整容;许多女生都化了妆,还有一些男生也化了妆;女生中只有一个穿运动鞋其他都穿着“恨天高”的高跟鞋。是谁告诉他们应该这样穿着打扮?难道“颜值”很重要?难道“颜值”能这样增分吗?

  其实,答案就在身边。一些打着艺术培训的专业机构和专业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社会的舆论风向也是这么告诉孩子们的。我的一位老乡的女儿今年也参加了好几所学校的考试,也是想考播音主持专业。老乡说,孩子的文化成绩不是太好,为了能考上差不多的大学,只能走艺术特长生这条路。小姑娘先是在市里师从一位电视台的主持人,接着又到省里向一位老师求教。来来去去,一年多的时间,这位地里刨食的老乡为女儿已经拿出好几万元。

  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顺利地考进一所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有个理想的工作岗位。这无可厚非,但艺术生,到底该怎样培养呢?

  近几年趋之若鹜的艺考,就像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等等遍地开花的快餐一样,没有差别,没有滋味。

  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杨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 “艺考培训存在弊端,艺术是个性化的美, 而艺考培训是模式化的, 工艺化的批量生产把艺术当成一种工具,并不是真正的艺术, 更不能通过培训提高一个人的艺术天分与素养。”

  从这所学校过来的主评委说:“这些孩子文化课需要200多分加上艺考分,就可以进入大学。他们主要就是为了拿到一张文凭。”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在媒体工作的朋友,他曾到一所地级市师范类学校为大二学生代课一年,教授新闻传播。满怀激情的朋友,想把这些年自己的实战经验和自己的新闻理论传授给学生,可是一学期下来,他感觉“很受伤”。学生们上课基本玩手机,一次他打算讲授新华社高级记者穆青采写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问同学们知道穆青、焦裕禄吗?下边一脸茫然。而说起要带大家走基层去实习,一位学生积极地回应“可以带‘家属’(异性朋友)吗?”朋友哑然!

  “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坏的时代”,但更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改变选拔的模式,改变教育的理念和方法,改变选材的标准、培养的机制,让正在读书年华的孩子们专注于读书和兴趣,专注于培养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专注于提升自己的学识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让一些孩子抱着投机取巧的想法考大学,为拿到一张所谓的文凭。

  如果抱着这样的心态,即使让他们拿到文凭,走入社会,又会给社会的长远发展带来哪些有益的推动力量呢?而把一些有兴趣和天赋的每个个体都用一种模式来培训和“塑造”,显然削弱了他们自己本身的优势。即使他们真的凭借艺考培训走进了大学校园,但最终,没有个性、千人一面的主持人和演员又能为荧屏带来多少新鲜感呢?

  林妙可,一个“普通”的落榜生

  最近,因为连续在北京电影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艺考中失利,曾在北京奥运会上“一炮而红”的女孩儿林妙可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儿。

  与去年另一名童星关晓彤参加艺考时一样,林妙可的艺考之路也可谓万众瞩目,但她身上聚焦的却不是类似“学霸”“长腿女神”那样的光芒,而是被贴上了长残、做作、衣品差、少年老成这样的标签……

  一直在人们的关注下长大,林妙可如今的境遇令人唏嘘。9年前,她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奥运会上短短几分钟的亮相,让她收获了众多人的喜爱以及名利,但不久后“假唱”即被爆出,或许是张艺谋导演的“双簧”却让林妙可从此走上了被黑之路。有很多人认为,她的声音不如背后真正的歌者杨沛宜,却堂而皇之地接受了因此带来的名与利,实在是对另一个小姑娘杨沛宜不公。但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如何表演,演还是不演,唱还是不唱,或者只演不唱,只唱不演,并非她一个小女孩儿就能决定的事,她当时应该没得选,另一个小姑娘杨沛宜也没得选。

  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曾这样解释当时的选择——无论是对于林妙可,还是对于杨沛宜,我想都是公平的。也就是说,这个组合,是一个最完美的声音,搭配了一个我们认为最完美的形象。

  现在看来,这个选择给林妙可带来了名利,也带来了“灾难”。这之后的9年中,林妙可过得十分不平静,在或低或高的“骂声”中,她长大了,成为一名普通又不普通的“艺考生”。

  看过林妙可北电初试一个直播平台对她进行采访的视频,只能说她的表现的确有一点“不合时宜”。在“韩流”肆意涌动、网红频频出现的年代,林妙可虽是妙龄少女的年纪,衣着却常是“老艺术家”的范儿,但行为举止却如孩童时一样,依旧摇头晃脑、嗲声嗲气。这大概是除了“假唱”带给她的污点之外,人们无法接受她的另一原因。而她的“颜值”,也成为一些人攻击她的利器。甚至人们越来越习惯于将她的人生与当日幕后的小英雄杨沛宜做比较,时隔多年,杨沛宜当年的天籁之音和现在颜值的逆袭以及“唱功”的更上一层楼,更越发凸显了林妙可今日的“资质平庸”。于是,更多的批评甚至恶意一起涌向了她。

  可以想象,如果今年她不能通过任意一所院校的艺考,她的标签会再多一个,那就是:失败者。而林妙可落榜的理由和其他落榜者应该也是一样的吧,但她没有得到一个落榜生普遍得到的那种安慰与祝福,得到更多的反而是冷嘲热讽甚至谩骂。

  或许,人们还是不肯原谅她。

  人们恼恨的是不真实,人心厌恶的是不公平。所以知道“真相”后由喜爱林妙可转为同情杨沛宜,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过度的批评,抑或批评的指向偏颇,甚至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于今日的林妙可也是一种不公吧。

  话说当年,在幕后唱响天籁之音的小姑娘杨沛宜,的确该得到褒奖和赞誉。而林妙可,也许她的歌声真的不如杨沛宜,但她的亮相,不是曾有很多人被她感染了吗?那时的她,眼睛炯炯有神,笑容灿烂阳光。小小年纪,能做到在全世界无数目光的注视下登上那个舞台,尚能不怯场地完成那一场秀,也足以让人称赞。是杨沛宜和林妙可一起奉献了奥运会开幕式上那惊艳的几分钟。

  而这次艺考,如果把她当成艺考大军中最普通的一员,那落榜又有何稀奇?万千人中,总有人被遗落。今年,绝大多数艺术院校表演系的淘汰率都超过了99%,中戏表演方向的录取率更是仅有0.4%,不幸被拒在艺术院校的门外,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现在的娱乐圈,有很多被称为戏骨的演员,当初也并非一考就中。名扬国际的巩俐,她的表演真的可以说演什么就像什么,但她连考三年才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已专注做老公冯小刚导演御用演员的徐帆,当年也曾是落榜生,不过因为机缘巧合已考上的一名学生未去,她才又通过补招入学。徐峥、郭晓冬、黄渤、汤唯也都有过落榜的经历。但他们是失败者吗?显然,并不是。

  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林妙可还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到达梦想的“彼岸”。更何况,条条大路通罗马,若是今年不能被任何一所艺术院校录取,来年学习下黄渤、汤唯学个别的专业“曲线救国”,说不定也可以真正走进演艺圈。她还有很多的选择,可以转向幕后,台前,幕后,幕后,台前,也不一定就是高下之分,无论哪种方式,都可以追梦。所以,现在一时的失利,林妙可不必太灰心,也许只是现在不适合,但不代表永远不适合。

  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不管是曾有过的刹那辉煌,还是后来的“阴影”,林妙可都该走出来了,看客们也该走出来了。至于今天的林妙可,落榜并不可怕,命运的捉弄也好,由灿烂归于平凡也好,都可以抹去浮尘,自我修正,脚踏实地,重新出发。

【责任编辑:吴恬】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珍品烟雨中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珍品烟雨中
“从来没有一个王朝,如南宋一般,宛若蜕变...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