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 国学讲堂

《论语》绎义·塑造理想人格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黄朴民

  《论语.卫灵公》篇一共42章,各段文字简短精悍,宏旨深远,是孔子有关君子人格阐说的又一重点篇章。在篇中,孔子就如何教养培育君子人格,提出了自己的基本观点,概括地说,“依于仁”是孔子心目中君子人格养成的关键之所在,“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是理想人格的最鲜明表征。

  在孔子看来,理想人格的造就,首先在于自身修养的坚持,自身境界的提升,而自身修养的完善,前提是对自己的优劣短长有非常清楚的认识,能够发现自己身上的种种不足,勤能补拙,孜孜不倦地学习。对此,孔子曾拿自己作现身说法:“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理由很简单,一个人之所以能超越平庸,完善人格,不能依赖于外力,而主要取决于自身的努力,“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用今天的哲学概念来表述,就是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然而内因并非一成不变的凝固之物,它是动态的,是嬗变的,而要促成这种动态性的嬗变,学习积累,改造自己的素质,提升自己的境界,乃是十分重要的环节,因此,勤奋学习,锲而不舍是君子人格养成的重要基础,从基础做起,从根底夯实,则君子人格的养成就有了充分的保证,用孔子自己的话说,这就是“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理想人格的养成,其次在于一言一行之中都要贯彻和践行儒家学说所提倡的基本原则,将儒学的精义要旨真正地加以融会贯通,使之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自觉意识与行为准则。这在人生态度上,就是要做到淡泊名利,虚怀若谷,超越世俗的羁縻,拒绝各式的诱惑,“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孔子他尽管也曾说过:“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但是,很显然,这里的“名”,乃是“仁”之“名”,并非世俗所理解、所热衷的名誉地位。在面对自身的不足与过错时,要勇于改正,襟怀坦白,而切忌文过饰非,我行我素,“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就是要做到开诚布公,不党不私,据直道而行,虚心谦让,避免犯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的过错,“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强调指出“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惠,难矣哉!”在孔子看来,与人为善,“成人之美”,则普天之下人们就都是自己的朋友,反之,则所有的人都会成为敌人。在对待他人时,要听其言而观其行,评价他人要防止片面性,情绪化,做到兼听则明,“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实事求是,择善而从,客观公正,不受自己的主观好恶所左右,即所谓“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同时能够包容宽恕,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不以自己的标准来苛求他人,“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面临困难,遭遇挫折的时候,能够做到坚定自若,毫不动摇,坚持原则,守住底线,不随波逐流,不首鼠两端,“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一以贯之”。

  这在践行君子理想过程中,就是要追求简洁明快,善于抓住关键,突出重点,把握要义,“言忠信,行笃敬”,防止出现枝蔓无绪,不得要领的情况,“辞达而已矣”。具体地说,就是强调“义、礼、孙、信”四个基本纲目:“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在面对与解决复杂问题的时候,要拥有智慧,明察秋毫,由表及里,去伪存真,去芜存精,烛隐发微,恰到好处,进退裕如,“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能够具有前瞻的意识,见微知著,未雨绸缪,“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而做到“贞而不谅”。

  “仁”是孔子的核心价值观。孔子在提倡理想人格养成时,“仁”德的培育与弘扬,自然也居于非常关键的地位。在孔子的心目中,君子理想人格的养成,不外乎是对“仁”的完全认同与不懈坚持。他遗憾当时人们见仁而不知进,见德而不知修,“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总而言之,是“知德者鲜矣”。然而,正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无法企及这个高度,君子理想人格的养成中才有必要对“仁”的坚守予以特别的强调,加以最大的鼓励,列为最终的目标,“当仁,不让于师”。在孔子看来,“仁”的至高无上乃是毋庸置疑的,它的意义要超越生死,超越时空,远远重于个人的生命,即所谓“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很显然只有达到了这样的生命境界,君子的理想人格才算是真正得以养成,而有了这样完美人格的“儒之大者”,儒家的精神才有希望得以真正的弘扬,儒学的精义才有希望得以真正的贯彻。

  毫无疑义,孔子他有关养成君子理想人格的思想,对后世志士仁人的成长,曾产生过极其深远而广泛的影响。这在司马迁的身上,就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在杜甫的身上就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在文天祥的身上,就是“孔子求仁,孟子取义,唯有仁至,方可义尽。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从今至后,座几无愧”;在陆游的身上,就是“位卑未敢忘忧国”;在范仲淹的身上,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在顾炎武的身上,就是“天下兴亡,匹夫于有责焉”;在林则徐的身上,就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们的遭遇或许有所不同,他们的言辞或许各有侧重,但其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其灵魂是息息相通的,而这中间,支撑他们“当仁,不让于师”的基础,就是孔子所倡导的君子理想人格。具备了这样的人格,自然能视荣华富贵如敝履,视威胁恐吓如无物,志存高远,行标高洁,真正做到孟子所说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在当下,物欲横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问题似乎依然存在;精神侏儒、文化异化、斯文扫地的现象似乎相当严重。在这样的环境下,重温孔子有关君子理想人格的论述尤其显得必要与迫切,重振士风,激扬清浊,是任何一位有良知的人义不容辞的职责。我们认为,在今天重振国学,传承文化,克绍箕裘,重点就在于寻找和再铸中国文化中所汲汲倡导的君子理想人格:“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否则,重振国学,只会导致《二十四孝》等书中所浸润的封建意识的沉渣泛起,有可能会造成《三十六计》《厚黑学》等低俗文化的风靡天下。因此,以当代的意识解读经典,以辩证的态度对待传统,才是正确的选择,才是永恒的命题!

【责任编辑:吴恬】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且看且珍惜!这些画有的已不见真迹!
且看且珍惜!这些画有的已不见真迹!
人类通过艺术活动,受到真、善、美的熏陶和...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