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瓷论艺 > 文史博览

大汉的手下败将却能席卷欧洲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焕然

  世出枭雄,必加怪力乱神之词粉饰,华夏如此,西方亦是如此。在拉丁语中,有一句话,“Ego sum Attila flagellum Dei.意思是,“我是阿提拉,上帝之鞭”。这句首次出现在1387年的豪言壮语直指曾经狂横一时的匈奴王——阿提拉。

  众所周知,在自以为文明的欧洲世界里,外来的匈奴人被自然而然的视为是“蛮族”,但同时,相比于盖塞里克(汪达尔人首领)和成吉思汗的毁誉参半,阿提拉的名声无疑又差了很多。

  这个骄纵的领袖,被他的对手称作文明的敌人、无情的杀手和残暴的野蛮人。

  不过,历史没有告诉我们的是,即便是最为不堪的人,也会有正能量的一面,阿提拉自然也不例外,他的身上也兼有西方典型的英雄人物所普遍具备的诸多优点。历史学家约翰内斯就曾写道:

  “他(阿提拉)的确是一个好战者,但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极其自律的家伙,在争论中总是寸步不让,对于那些归属于他的人,他又是慷慨而宽容的保护者。”

   

  一、阿提拉的早年生活

  到目前为止,我们关于阿提拉的早年生活依然知之甚少。他出生的确切日期依然是个谜,只是根据推测可能在公元5世纪初。他的父亲名叫Mundzuk,默默无闻,但他的叔父却是当时的匈奴王,名叫Rugila(亦称为Rua 或 Ruga)。至于阿提拉的母亲,普遍流传的名字是Hungysung Vladdysurf,但不得不说,这个名字很有可能是伪造的。

  除此以外,阿提拉还有一个名叫Bleda的哥哥,据传,Bleda对阿提拉的成长起了很大的帮助,不仅教会了阿提拉骑马、射箭和作战技法,还教会了他拉丁语和哥特语,以便于日后和罗马人及哥特人开展贸易。更为重要的是,Bleda完全是将阿提拉向领袖的方向去培养,可谓是用心良苦。

  但“野蛮人”就是野蛮人,兄弟二人最终还是难免刀兵相见,伴随着膨胀的野心,夺取整个匈奴部族的统治权、成为唯一的领袖,Bleda还是被阿提拉杀掉了。

   

  二、阿提拉看重亲情吗?

  公元433年,当老匈奴王Rugila在一次对君士坦丁堡的战斗中战死之后,整个匈奴部落的领导权就落到了Bleda和阿提拉的肩上,但这种双王共治的局面并不能长久,没过多久,匈奴人与拜占庭人在多瑙河畔展开了一次惨烈的战斗,也正是在那次战争中,Bleda神秘地消失了。历史学家约翰内斯对此是这样描写的:

  “Bleda在当时握有整个匈奴部族的绝对控制权,但阿提拉的杀心已起,最终,他率部叛变,杀死了Bleda,将整个部族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过,也有一部分历史学家对Bleda的死因持不同的观点,认为Bleda是死于与拜占庭人的战斗,而非被阿提拉谋杀。理由是当时拜占庭驻匈奴的外交官Priscus并没有记录下Bleda之死具体原因,反而是提到了Bleda的一个遗孀被提升委任为一个匈奴城邑的长官。由此也可以推断出阿提拉对其亲人的尊重和关切,证明他应该是一个看重家庭的人。同时,Priscus还对阿提拉的恋家一面有过部分描写:

  “阿提拉似乎总是表情凝重,无论是做事还是讲话,他始终一幅愁云惨淡的样子,看不到丝毫的微笑。也就只有当他的小儿子Ernach站在他面前时,阿提拉会露出笑容,并用手去捏小家伙的脸颊。“

   

  不过,Priscus又补充道:

  “我曾以为他(阿提拉)会对所有的儿子都一视同仁,但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重视Ernach,后来在我的追问下,一个匈奴人向我透露说,巫师曾预言整个匈奴部族将遭受灭顶之灾,只有Ernach可以拯救这一切。“

  三、世界之王

  而抛开阿提拉的个人情感不谈,他最值得书写的仍然是对外的征服。Priscus记录道,自公元422年起,罗马人每年向匈奴人进贡350磅的黄金,用以维持两边的和平,但阿提拉显然对这一数字并不满意,他想得到更多。不得已,罗马人终于屈服了,进贡翻倍,从公元440年起每年向匈奴支付700磅黄金。而阿提拉也的确信守承诺,并没有再对罗马人进行大规模的袭扰。

  除此以外,阿提拉最为重大的历史贡献无疑就是他将整个匈奴部族团结了起来,在他的带领下,匈奴人跨过了巴尔干半岛、攻陷了高卢、进入了亚平宁半岛,如果不是教皇利奥一世出面劝阻,整个罗马都将被阿提拉占领,罗马帝国的灭亡也就会提前很多。

   

  但这一切都在公元453年戛然而止,阿提拉在新婚之夜暴毙,匈奴帝国四分五裂,曾经被罗马帝国视为致命威胁的强大力量骤然消失,欧洲大陆得以恢复平静。

  但也恰恰是在此时,世人才能领会到阿提拉的历史性作用,明白他的领导能力是何等的卓越!

【责任编辑:齐越】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首款社交藏品!微信成为英国博物馆藏品
首款社交藏品!微信成为英国博物馆藏品
9月15日,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