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先锋科技

人被斩首后大脑是否仍保持清醒状态?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2日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叶倾城

    图中是分子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博士,他是诺贝尔奖得主,与同事共同发现了DNA结构,他是“惊奇假说(The Astonishing Hypothesis)”的创始人。  

  图中是分子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博士,他是诺贝尔奖得主,与同事共同发现了DNA结构,他是“惊奇假说(The Astonishing Hypothesis)”的创始人。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分子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和研究同事发现了DNA结构,后来他提出一种“惊奇假说(The Astonishing Hypothesis)”。大概的意思是,这种假说认为人类意识的各种方面,不管是对家庭的深厚感情,还是对上亲的信仰,还是对绿色的体验,都只不过是大脑神经网络电活动的结果。就像他在1994年所写的那样:“你只不过是一堆神经元而已”。

  依据我们的意识经验,化学物质叫做“神经递质”,这些化学物质产生电信号,连通各个神经元,最终形成神经网络。当我们刺激这些网络时,会体验到构成我们生活的身体感觉和情绪体验,我们将这些记忆存储起来,当存储它们的神经网络再次被激活时,我们就能想起这些记忆。

  这种观点似乎有些怪异,但它构成了一个观点的基础——即大脑的电活动是我们有意识体验的可检测痕迹。通过测试其相关性,只要我们能检测到这种电活动,通过使用类似脑电波(EEG)的技术来检测大脑电活动,就可以假设这个人是有意识的。正因如此,2011年荷兰拉德堡德大学的一项研究才如此令人不安。

  据称,安妮?博林王后被斩首时似乎想说话(刽子手是手持剑砍下他们的头,而不是使用断头台)。 

  据称,安妮?博林王后被斩首时似乎想说话(刽子手是手持剑砍下他们的头,而不是使用断头台)。

  研究人员经常将斩首作为实验老鼠的安乐死方式之一,为了证实斩首是否符合人道主义,研究人员将EEG设备连接至老鼠大脑,对其进行斩首,并记录斩首之后大脑的电活动性。荷兰研究人员发现老鼠头部和身体分离后大约4秒的时间里,老鼠大脑仍在产生电活动性,频率在13-100赫兹范围之内,这与意识和认知有关,被定义为“包括思考在内的精神思维过程”。

  这项发现表明,老鼠被斩首的几秒长的时间里,大脑仍处于继续思考状态,至少老鼠是这样的。尽管老鼠的这种现象通常会类推至人类身体上,但是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完全知道一个人被斩首之后是否仍存在着意识。正如研究报告作者艾伦·波伦斯(Alan Bellows)所指出的,我们不可能对人类进行斩首,再进一步进行科学观察,这是明显不可能的。

  然而,科学家在对小白鼠斩首实验之后,进行了一些非常有趣的科学观察,这些观察表明,人们很有可能在被斩首之后仍保留着大脑意识。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人类历史上是如何被砍头的。

  人类砍头史

  长期以来,无论是法庭管辖以外,还是在国家的司法制裁之中,将人类头部从身体上砍下是一种执行死刑的手段,例如:在《圣经新约外传》中,征讨西方各国的亚述将军荷罗孚尼下令围困拜突里亚城,城中的一位名叫朱迪思的寡妇潜入荷罗孚尼的大营之中,趁着荷罗孚尼酒醉昏睡时将他的头颅砍下。历史上很多文明都将斩首当作一种惩罚手段,然而罗马人却认为这是一种更光荣、值得尊敬的死刑方式,比钉在十字架上的刑罚要轻得多,只有非罗马公民才会适用后者刑罚。在中世纪的欧洲地区,统治阶级用斩首刑罚来处死贵族和农民。后期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都放弃了斩首刑罚,认为这种处死方式野蛮、没有人道主义。目前,在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也门和伊朗等中东国家,斩首仍然是法律量刑范围之内的。

  斩首的残酷之处在于斩首使用的工具,以及被砍头人们的惨状,斧头和剑一直是郐子手的工具,但它们会变钝,还会受到刽子手施加身体力量的影响。在一些历史文化中,例如:沙特阿拉伯,刽子手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上一些国家也允许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充当刽子手,结果是这些非专业刽子手会在受刑者脖颈上砍好几次,才能将头颅砍下,这意味着受刑者的死亡过程非常痛苦,是饱受折磨而死。

  18世纪末期,人们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发明了断头台。这种工具并没有用发明者的名字而命名。据悉,外科医生安东尼·路易斯(Antoine Louis)发明了断头台,与断头台同名的约瑟夫伊格纳茨·吉约坦(Joseph-Ignace Guillotin)也是一名医生,他呼吁使用更加人道的方式处刑犯人,他最终捍卫了这种同名处刑装置。随着断头台的发明,死刑可以更加有效地执行,1792年法国正式通过并采用这种斩首装置。斩首效率的大幅提高,使得法国进入一个“恐怖统治阶段”,在此期间,仅一年就有3万多人被送上了断头台。一直到1977年,法国都是使用断头台执行死刑。

  在法国,“断头台”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刑罚装置,人们一提及断头台就会胆颤心惊。雨果在《悲惨世界》第一卷和四章中写道:“在人们不亲眼看到断头台残忍一幕时,对死刑有一定的漠视。”但几乎从开始使用断头台以来,许多人就意识到这是一种非常精准的砍头工具,人类的头颅瞬间就被砍下。

  在法国,“断头台”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刑罚装置,人们一提及断头台就会胆颤心惊。 

  在法国,“断头台”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刑罚装置,人们一提及断头台就会胆颤心惊。

  斩首的过程

  人体循环系统通过血液将氧气和其它人体必需粒子运送至大脑,使其能够执行必要的功能。但是如果大脑缺少氧气或者血液,大脑功能则会迅速恶化。这一循环过程发生在封闭系统之中,基于一个加压环境,血液流入、流出心脏,经过肺部,血液中的二氧化碳进入肺泡,含氧量较少的静脉血变成了含氧丰富的动脉血液。砍下脑袋之后是以一种无法撤销的方式打开了这个封闭系统,导致血压全面下降,同时,大脑出现供血、供氧不足。

  由于头部被斩下的方式不同,在某些斩首方式中,失血并最终丧失意识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用一把斧子或者剑在后颈砍几次,就能在头部完全脱离身体之前大量失血。但是断头台的特殊设计能够以更清洁、更迅速的方式砍下犯人的头颅。断头台的铡刀刀片和配重总重量超过了175磅(80公斤),从距离地面14英尺(4.3米)的高度快速砍在犯人的脖子上。

  此外,断头台的刀片正好对准受刑者的后颈,头被砍掉之后不会飞溅至人群。一个叫做“挡板”的木制遮挡物会避免砍下的头颅四处滚动,而是行刑台上放置着一个篮子,犯人的头颅砍下之后会落入其中。

  这使得行刑者能够迅速而容易地捡起砍掉的脑袋,他们只需拉一下杠杆,就能将砍下犯人的头颅捡回。通常刽子手会捡起被砍下的头颅向群众们展示,有时他们还会做出对死者十分不恭敬的行为。夏洛特·科迪(Charlotte Corday)死后就受到了这样的不恭之举,1793年,夏洛特刺杀了法国革命领袖人物让·保罗·马拉特(Jean-Paul Marat),随后夏洛特被送上了断头台。当她的头颅被砍下时,刽子手举起她的头部向群众们展示,并手抽打着她的双颊,令群众们惊异的是,夏洛特的脸部被抽红了,同时,她的面部表情出现了“明确的愤怒”。

  夏洛特是历史记载中第一个被斩首之后还表现出意识行为的,但她并不是最后一个。

  图中是1975年一场舞台秀中,歌手艾利斯?库柏(Alice Cooper)在断头台上。 

  图中是1975年一场舞台秀中,歌手艾利斯?库柏(Alice Cooper)在断头台上。

  斩首后尚存意识的意义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反对“斩首”这种行刑方式,一些人认为,被斩首者面部的动作是由控制嘴唇和眼睛的横纹肌在遗体脑电活动情况下产生的。对于身体其它部位而言也是这样的,但是大脑是人类意识中心,在干净利索的断头台上,被斩首者的大脑不会受到创伤,因此它可能仍继续运行,直到过度失血失去知觉最终死亡。

  一个人被斩首后大脑保持清醒的时间是富有争议的话题,我们知道,鸡被斩首后通常会走几秒钟。前面提到的荷兰老鼠研究表明,这一时间长度可能是4秒,一些小型哺乳动物斩首之后大脑保持清醒的时间长度最多可达29秒。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大脑虽然被切除,但仍能看到和听到一些事物。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被斩首之后仍保持意识令人感到不安,我们在死亡之前的瞬间会感受到疼痛和恐惧。许多案例表明人们被斩首之后仍大脑保持清醒状态,最近的一个例子出现在1989年,一名陆军老兵描述称,他和一位朋友遭遇了一次车祸,当时朋友的头部与身体分离,他很难忘记这一幕,虽然他的头部与身体分离,但仍然出现了面部表情变化,先是震惊,然后是慌乱,最后是恐惧和悲伤。

  据称,查理一世和安妮·博林王后(Queen Anne Boleyn)被斩首时似乎想说话(刽子手是手持剑砍下他们的头,而不是使用断头台)。1795年,德国研究人员索默林引用了一些被斩首报告的内容:这些受刑者头部被砍下,牙齿还在嘎嘎作响;还有报告指出,当医生检查砍下头部时用手指戳死者头部椎骨时,他发现其面孔出现“可怕的痛苦表情”。

  可能最著名的斩首事件是1905年博里约医生对死刑犯亨利·朗吉列(Henri Languille)的头部研究,在斩首之后25-30秒的观察时间里,博里约医生呼唤着朗吉列的名字,希望他能够睁开眼睛,令人惊讶的是切下的头颅“不可否认地”与博里约对视了两次。(叶倾城)

【责任编辑:齐越】

无标题文档

品瓷论艺

有云的世界才如此美丽
有云的世界才如此美丽
这组拍摄于格鲁吉亚的作品是摄影师Ekaterine...

风景独好

赣韵网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赣ICP备1500158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